韩非子·初见秦第一读书笔记

《初见秦》讲的是韩非见秦王时写的奏章,内容跟后面的法、术、势没太大的关系,主要是指出秦国的优势、未能称霸的原因,丧失的三次称霸机会、并提出帮助秦国称霸的谋略,思路非常清晰。

秦国当时与其他国家相比,有两个具大的优势,一是赏罚分明的军功制度;二是优越的地理位置。其他国家人口众多、军队众多,当真正遇到秦国军队时,还是逃跑而不拼死,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统治者,说好的奖励不给予,说好的惩罚不实行,赏罚不讲信用,而秦国则不然,自商鞅变化后,建立起了赏罚明确的军功制度,造就了秦国的虎狼之师。在地理优势方面,秦国东边是潼关,函谷关,南面是大山,六国很难攻进来。

即使秦国有上述的两大优势,仍然不能称霸,原因就是谋臣没有尽力,致使秦国丧失了三次称霸的机会,总的来说就是“斩草不除根”导致的失误:

  • 机会一:大破楚国,袭击了郢都,夺取了洞庭、五湖、江南一带,楚国的君主和大臣都归附于陈国。这个时候如果继续打下去,就能灭亡楚国,占有楚国的土地和民众,但是谋臣们却引军后退,与楚国和谈,使楚国得以恢复,最终又与秦国为敌;
  • 机会二:攻打魏国,围困大梁几十天,攻下大梁,那么魏国就可以到手了,但是谋臣们不这样作为,引军而退,恢复与魏国的和谈,最终又给魏国喘息的机会;
  • 机会三:穰侯治国秦国的时候,不顾及秦国的实力,想用一个国家的力量完成两个国家的功业,导致士兵终年在外,疲惫不堪。

这名话说得好:“战战栗栗,日慎一日,苟慎其道,天下可有。“ 讲的是要谨慎、小心地治理国家,最终就能称霸。韩非给秦王提出谋略是:拿下赵国、灭掉韩国、让楚国、魏国俯首称臣、使齐国、燕国前来亲附,从而成就称霸之名,使四方诸侯来朝贺。

《史记》中的韩非子

韩非,是韩国的贵族子弟,爱好刑名法术学问,其学说的理论基础来源于黄帝和老子。韩非有口吃的缺陷,不善于讲话,却擅长于著书立说。他和李斯都是荀卿的学生,李斯自认为学识比不上韩非。

韩非看到韩国渐渐衰弱下去,屡次上书规劝韩王,但韩王没有采纳他的意见。当时韩非痛恨治理国家不致力于修明法制,不能凭借君王掌握的权势用来驾驭臣子,不能富国强兵寻求任用贤能之士,反而任用夸夸其谈、对国家有害的文学游说之士,并且让他们的地位高于讲求功利实效的人。他认为儒家用经典文献扰乱国家法度,而游侠凭借着武力违犯国家禁令。国家太平时,君主就宠信那些徒有虚名的人,形势危急时,就使用那些披甲戴盔的武士。现在国家供养的人并不是所要用的,而所要用的人又不是所供养的。他悲叹廉洁正直的人为邪曲奸枉之臣所不容,他考察了古往今来的得失变化,所以写了《孤愤》、《五蠹》、《内外储》、《说林》、《说难》等十余万字的著作。

然而韩非深深地明了游说的困难,他撰写的《说难》一书,讲的非常全面,但是他最终还是死在秦国,不能逃脱游说的祸难。

有人把韩非的著作传到秦国,秦王见到《孤愤》、《五蠹》这些书,说:“唉呀,我要见到这个人并且能和他交往,就是死也不算遗憾了。”李斯说:“这是韩非撰写的书。”秦王因此立即攻打韩国。起初韩王不重用韩非,等到情势吃紧,才派遣韩非出使秦国。秦王很喜欢他,但是刚开始并未信任任用韩非。李斯、姚贾嫉妒他,在秦王面前诋毁他说:“韩非,是韩国贵族子弟。现在大王要吞并各国,韩非到头来还是要帮助韩国而不帮助秦国,这是人之常情啊。如今大王不任用他,在秦国留的时间长了,再放他回去,这是给自己留下的祸根啊。不如给他加个罪名,依法处死他。”秦王认为他说的对,就下令司法官吏给韩非定罪。李斯派人给韩非送去了毒药,叫他自杀。韩非想要当面向秦王陈述是非,又不能见到。后来秦王后悔了,派人去赦免他,可惜韩非已经死了。

申子、韩子都著书立说,留传到后世,学者大多有他们的书,我唯独悲叹韩非撰写了《说难》而本人却逃脱不了游说君主的灾祸。